周叶/昊翔/肖戴/王喻。洁癖,纯食向。周吹轮回吹。

【本白】今夜烟花灿烂

灵感来源:吴雨霏《今夜烟花灿烂》


白莲花并不是没有预想过这一天的到来。

然而当本地人拖着行李箱站在她面前,对她说出「分手」的那两个字时,她仍感觉世界崩塌得猝不及防。

「嗯,好。」白莲花努力维持着弧度完美的微笑,抬眼望着本地人,「介意告诉我一下你之后的打算吗?」

「准备去悉尼,明早的机票。」本地人的语气还是她所熟悉的利落,即使没有cl001的支撑气场依旧强烈。

白莲花悄悄掐了下自己的掌心,又问:「现在就要走了吗?」

她的视线落到本地人的头发上。蓄了大半年的长发之前还被她拿来练习编发,本地人拗不过她便由着她在自己头上翻花样,嘴上抱怨着小兔子头绳是幼儿园小朋友才用的玩意儿,却也在她编好头发后由着她拍照发朋友圈。前些时候本地人风风火火地去了趟美发店,干脆利落地把长发剪了,又烫了微卷的弧度,倒是很符合她的气质,只是不能再给她编头发了。

也没有身份再去给她编头发了。

本地人拢了拢外套:「订了机场附近的酒店,怕早上起不来。」

「这倒也是,本子你老是赖床。」一个顺口说出来之后,白莲花突然意识到这话的不合时宜,顿了顿也没打算做补救。

本地人喜欢赖床,是大学的时候白莲花就知道的,只是二人同居之后,赖床现象开始加剧。白莲花从连哄带骗地叫她起床吃早饭,到后来听之任之干脆自己跟着一起赖床,两个人在蓬松柔软的被窝里搂在一块,黏黏糊糊地腻到中午,摸出手机订个外卖,然后懒懒散散晃悠着起来洗漱。下午本地人开始忙活工作上的事情,白莲花就出门去买菜,回来收拾收拾往本地人身边一窝,捧着小说消遣闲时。傍晚时分了,白莲花系上围裙开始准备晚饭,本地人关掉了excel洗了手来打下手。吃过饭了,二人又分工了洗碗打扫的活儿,一阵忙活过后一起洗个澡敷个面膜,聊聊天又是一天结束,而后相拥入眠。

小日子过得温馨甜蜜,白莲花却时常惴惴不安,她知道风平浪静的生活不会一直持续。当二人恋情被本地人的父母发现后,白莲花反倒松了一口气。

该来的迟早会来的。这句话白莲花始终是相信的。

尽管她私心希望她们能相伴度日的时候长些。

「那,我走了。」本地人清了清嗓子,又伸手抓了把头发,定定地看着她,眼眶微红。

白莲花忽然就很想上去拥抱她。

而她终究止步不前,道了声「再见」。

出租屋的防盗门关上了,白莲花握着门把手久久没能放开。她总觉得倘若再转动这把手打开门,本地人还在门口,一如既往地道一声「我回来了」进门给她一个拥抱或者亲吻。半晌,她松开手,咳了两声,就着声控灯的光扒着门从猫眼朝外望——走廊空无一人。

果然是自己想太多。

她怎么可能回来呢。

白莲花小小地自嘲了一下,趿拉着毛绒拖鞋朝卧室走。

梳妆台上的化妆品没少多少,只是缺了本地人最常用的那几样,用掉了四分之一瓶的黑鸦片没有被带走,白莲花拿起来在手腕处喷了一下,凑到鼻子跟前嗅了嗅。

完完全全是属于本子的风格,果然不适合自己。

白莲花感慨着,却又拾起瓶子往另一个手腕上喷。

「真香呀。」

她闭上眼睛,假装陶醉。

 

阿雪似乎是谈恋爱了,朋友圈不再是一味的学习考试,多了些小资的下午茶照和甜蜜文字,偶尔发一张精心修图的自拍,照片上的女孩淡妆素雅,和过去的书呆子形象大相径庭。

照片的配字是:「踏出改变的一步。」

昔日的塑料姐妹花们齐刷刷点赞,白莲花评论了一句「加油(<ゝω・)☆」

可是人哪有那么容易改变呀。

欧阳的社恐仍有迹可循,高述还在继续看不见未来的单恋,本地人依旧高傲地口是心非,而白莲花现在也喜欢着这个已经不再属于她的女王。

拉开抽屉,角落里躺着熟悉的物件。

白莲花拾起那根粉白的小兔子头绳,是她很喜欢的,当初用来给本子扎头发的那根。她一手抓起头发,纤细的发圈在手指间伸展,还未来得及缠绕便「啪嗒」一声断了。

她怔怔地松开手,盯着手中不再成形的头绳呆愣了许久,再抬起头来才发现化妆镜中的自己已然红了眼眶。

从前白莲花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像那些失了恋就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女孩们不一样,此时才发现她根本做不到游刃有余,只想哭得昏天黑地。

 

白莲花和本地人在一起,是在大三的暑假。

微博转发抽奖抽到了南方某城三日游的白莲花踌躇了几个小时,在微信上敲了本地人,本地人意料之外地欣然应允邀约。

两人显然都不是会去景区人挤人遭罪的主,三天大部分时间几乎都用在了网红店拔草和逛街上,剩下的时间基本就是窝在宾馆吹空调。从未独处过这么长时间的两人各怀心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扯皮。

动机不纯的一人捧着iPad凑过去问「这个色号怎么样?」,隐约察觉真相的另一人也不曾点破「这次眼光不错,这色挺衬你。」

窗外忽然传来响声,白莲花过去拉开落地窗的窗帘,霎时,绚烂的烟火此起彼伏地在眼前绽放开来。

白莲花露出微笑:「真漂亮呀。」

本地人望着那张烟花映衬下的柔和侧脸,轻轻应了声「嗯」,也下了床走到白莲花身侧。

窗外是被流光溢彩照得微亮的夜空,屋内暖黄色的灯光暧昧非常。这是再适合不过的接吻场景了,本地人看着白莲花回望过来的闪烁双眼,忽然就想顺势吻下去。

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她感到对方的紧张一瞬而过,随即放松下来回应自己。起初只是唇瓣生涩地互相摩擦,光是温热呼吸拍打在面前的感触就令人面红耳赤,后来也不知到底是谁先微张了嘴,舌尖试探地滑过嘴唇的表面,而后探入同另一人的纠缠在一起,整个吻开始变得湿漉。两个人顺理成章地搂抱得更紧,在烟火的映照下相拥。

断断续续烟花绽放的声音的间隙,被彼此的呼吸声填满。直至两人的口舌渐渐干燥,这个漫长的吻方才恋恋不舍地结束。

「在一起吧。」

「好。」

 

白莲花摩挲着自己略微干燥的嘴唇,那个吻还历历在目,那个夜晚的悸动仍旧清晰。

烟火升空的哨音蓦地划过耳膜,白莲花愕然向窗外望去,漆黑的夜空里轰然绽开巨大的火花,璀璨夺目。

灿烂得一如那个夜晚。

明明心里还是放不下的。

明明你和我曾是大家眼中艳羡的一对。

明明彼此还是互相喜欢的。

白莲花匆匆换了衣服,抓起手机和钥匙就往外跑,全然不顾自己此时的形象是如何不女神,自己单薄的衣服根本承受不了外面刺骨的凌冽寒风。

她只想立刻到那个人的面前,拥抱那个此时也许在哭泣的人。

然后告诉那个人:「她不怕。」


【Fin】

评论(4)
热度(42)

© 九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