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昊翔/肖戴纯食向。周吹轮回吹。

米英文风问卷

15年产物。

原作:黑塔利亚

CP:米英

>>>>1 用平时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本家设定/仓库扫除

 

阿尔弗雷德觉得今天一定是个糟糕透顶的日子。

仓库扫除毫无进展在预料之中,无论他的决心多么坚定,在瞥见角落里那些落满灰尘的士兵玩偶或是那件没穿几次就从此尘封起来的西装时,他所谓的决心总是在瞬间被击得溃不成军。每每都是被那些回忆侵蚀了大脑,然后就无法再有什么作为了。

——干脆把这个仓库锁起来,再也不要看它就好了。

他这么想着,却坐下来捡起了一杆步枪。掂在手里分量算不上重,他却觉得双手有些脱力。快要被灰尘堙没了原本模样的枪,枪托上的划痕却清晰可见。

聒噪的雨声、惊心的枪声、隐忍的哭声。对峙的军队,落地的步枪,绝望的双眸。

它们瞬间从记忆中一同涌现,硬生生撕裂了快要愈合的伤疤。

阿尔弗雷德完完全全沉溺在回忆中快要溺死,直到一只手从背后轻轻搭上他的肩。
「托里斯你怎么来了……」想当然地以为是托里斯忘记敲门就进来了,回头对上的却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祖母绿的漂亮眼眸。

「托里斯说你好像对仓库扫除很困扰。先说好我可不是专程来帮你只是路过就顺带进来看一下而已……」一如既往的口是心非,目光却在扫视了一圈房间后柔和下来。「我说,这些东西你还留着啊。果然还是个小鬼。」

——今天真是个糟糕的日子。

阿尔弗雷德感觉到眼眶有些湿润,却咧开嘴大笑着抢过亚瑟手中的玩偶。


>>>>2 用小学生说话的风格(就是流水帐)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子米日记设定

 

亚瑟今天又来看我了,好高兴。

今天亚瑟给我做了司康饼,味道有些奇怪。不过既然亚瑟说这是美味的东西,那一定没错。

为什么其他人都不愿意吃亚瑟做的东西呢?他们难道不喜欢美味的东西吗?

不过算了,亚瑟只要做给我吃就行了。


>>>>3 用死蠢欢乐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非国设/串场注意

 

作为一只合格的小受,亚瑟·柯克兰表示——不想反攻的受是没有前途的!

经过苦苦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他之所以是受一定是因为体格的关系!

于是他每天拼命锻炼,渴望着有朝一日能把阿尔肥……呸呸呸,阿尔弗雷德压在身下,让他承认自己是攻。

「亚瑟,听说你家冰箱坏了,HERO我给你买了台新的送过来哦快开门!」欣慰感叹着“这孩子终于懂事了知道填补家用了”的亚瑟·柯克兰,在打开门的瞬间开始翻白眼。准确地说,是在他看到门外单手扛着冰箱的阿尔弗雷德后。

「体格不一定影响攻受!」亚瑟·柯克兰试图用这句话来说服自己。

「体格确实不一定有影响,但傲娇一定有影响。」隔壁《○○的篮球》的高尾同学如是说到。

>>>>4 用虐的、文艺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非国设/死亡梗

 

深夜回到家的亚瑟·柯克兰并没有顾及房内一片漆黑的景象,只是径直走进浴室,动作娴熟地拧开了水龙头,然后半倚在浴缸上。

他的脸显出苍白惨淡的颜色,嘴唇因缺水而干裂惨白。事实上,从他接到阿尔弗雷德的死亡通知书之后的几天几乎都没怎么喝水进食,整个人迅速地消瘦了下去。

灿烂的笑容也好,甜蜜的语言也好,缱绻的感情也好。他曾深深迷恋着的一切,如今都化作一把把利刃,毫不留情地在他心头划上一道道刀痕。

他瞥了一眼快要注满的浴缸,沉默地拧上了龙头。

「得到的越好,失去后也就越痛苦。」失去之后,那些曾经心心念念的美好,全都会变成倒刺密布的刀,生生捅穿心脏,拔出的话,锋利的倒刺会勾着血肉一同出来,留下一颗支离破碎的、甚至不能够称之为「心」的心脏。

他舔了舔干燥的唇,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

曾经幻想过多少次死亡的感觉,大约应该是疼痛与绝望的交织着的令人恐惧的情绪。

小刀一下下用力割划着纤细的手腕。殷红的鲜血开始缓缓渗出,白皙的手腕很快被触目惊心的红色所覆盖。可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此刻他发现他之前的想象是错误的。死亡是不痛的,因为当一个人彻底绝望时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并且,绝望时也感觉不到恐惧。

浴室里已是氤氲一片,温热的水蒸气在空气中弥漫。

鲜血淋漓的手浸泡进温热的水中,鲜红的色彩很快在透明的水中晕染开来,伴随着被稀释了的血腥味。

他缓缓闭上眼睛,陷入沉睡之前,他的眼前模糊浮现出一张熟悉的满面笑容的脸。

>>>>5 用新华社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非国设/蛇精病向

 

据昨日消息,一美国男子闯入白金汉宫劫持了一名英国男子,现逃逸中。据知情人士王某透露,劫持者如此大张旗鼓只是为了和上司所不允许的被劫持者结婚而选择了劫持人质然后私奔。新华社××记者为您报道。

>>>>6 用童话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功力足够的话暗黑系欢迎)

※病娇英设定

 

他一步步走近角落里被麻绳捆绑在椅子上浑身颤抖的青年。

「你的眼睛很漂亮呢,让我挖出来可以吗?」他微笑着抚上那充满恐惧的海蓝色的眼。

嘴被胶带封住的青年发出低声的呜咽,拼命地摇着头。

「比起笑容,我更喜欢你现在绝望的眼神啊……」他翠绿的眼里波光流转,闪烁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吶,阿尔弗雷德。我会好好替你保管的,你身体的每一部分。」

「不会有痛苦的。」他俯身在青年耳边,温柔地细语呢喃。然后缓缓推动注射器的活塞,看着管内无色液体一点点注入皮肤。

他的手轻抚过青年闭上的双眼,带着病态但确凿的爱意。

「我是真的爱你哦。」

「所以说,变成我的东西吧。」


>>>>7 用悬疑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警官英设定

 

「你是谁?」冰冷的枪口抵在太阳穴上。

「阿尔弗雷德·F·琼斯。」被枪抵着的男人无所谓地笑笑,举起了双手,「柯克兰你不认识我了吗?」

「我问你是谁,不是问你的人皮面具。」金发的粗眉毛警官这么说到,「还有,阿尔他不会叫我柯克兰。」


>>>>8 用韩剧(狗血)的风格写写看?

※绝症英设定

 

「阿尔……对不起……」病床上的人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病床前的人紧紧握着他的手,泪流满面,「亚瑟……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祖母绿的眸子疑惑地看着他。

「答应我……不要放弃治疗!」

 


>>>>9 试试梨花体吧!

 

※蛇精病向

 

HERO我

要让全世界

都知道

你的司康饼

被HERO我

吃掉了

而且

还活着

>>>>10 写写严肃正剧向?

 

※国设/金融危机时期

 

「听着,阿尔弗雷德,你最好赶紧整治一下你家的金融危机。」亚瑟紧锁着眉头,拿着一叠文件拍在会议室的桌上,「要知道,你家的次贷危机已经使我家的次贷机构盈利急剧下跌,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得完蛋!」
「那你为什么不帮我一把呢?在这里抱怨是不会有用的。」


>>>>11 再来一个Crossover(混合同人)吧~

※APH/火影

 

「亚瑟你看这个人的眉毛居然跟你一样粗呐哈哈哈!」

「真失礼,阿尔你个BAKA快道歉!」

「哟,李!你怎么跟两个外国人在一起?」

「凯老师!我也不知道!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亚瑟你看又来一个粗眉毛的奇怪男人呐哈哈哈!」


>>>>12 再加一个知音体不会死的。。。。。

 

※蛇精病向

 

一片真心求爱情——美国少年苦追多年,英国青年为何迟迟不予答复!

>>>>13 自己选一种风格写一写吧~

 

※人类兄弟设定/信

 

亲爱的阿尔弗雷德:

写信的形式你一定会觉得很奇怪吧,但是现在,说说我们这一生吧。

你刚出生时,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父母也不是护士,而是我,你的哥哥。从那天起,我知道我的世界从此改变了。

你一岁时,说出了第一个完整的词。当「哥哥」这个词从你口中说出时,我发誓我是因为过于激动才说不出话的。

你六岁时,别的小孩欺负你。我气急败坏地冲过去揍了那几个小孩,后来我们都被父母骂了,但我却不后悔。保护你是我的责任。

你十四岁时和别人打架,我向从前那样想要冲过去,却发现好几个人已经被你打趴下。我想,你大概是不需要我保护也能够很好地照顾自己了。忽然有些失落。

你十六岁时跟我大吵了一架然后离家出走。我以为你会想从前那样几天就回来,然后我们和好如初。可是你没有。你这一走就是三年。

你十九岁那年终于回到了家。我想只要你一句道歉,或是一个久违的拥抱,我就能够原谅你了。可是你没有。久别重逢的见面我们就争吵了起来,开始了冷战。后来是你看了恐怖片,晚上不敢一个人睡觉就跑到了我的房间。我给你数羊,哄你睡觉,就像小时候那样。尽管第二天一早你就跟我抱怨「明明是你哄我睡觉你自己却先睡着」,我们的关系恢复了正常。

你二十三岁那年,我订了婚。我以为你会祝福我,可是你没有。你甚至是在婚礼上,直接拉着我逃走了。留下整个教堂惊愕的人群,我们逃离了婚礼,逃离了这个城市。

你三十岁那年,问我有没有后悔当初没有挣脱开你的手。我说「非常后悔,我本该过着正常日子而不是和你私奔。」可我们都笑了。

现在你已经五十岁了,我也五十四岁了。我们没有结婚,但我们一直在一起。

我们都会老去,然后死在这个不知名的小镇。

我们最终都会化作泥土、化作灰尘,然后渐渐被世人遗忘。

可我从未后悔,和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好运。

爱你的,

亚瑟·柯克兰


评论(10)
热度(25)

© 九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