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纯食向:迪云/米英/周叶/希姬
只要不拆本命cp 其他都可以杂食

【利艾】Weint

依旧13年产物。

原作:进击的巨人

CP:利艾only


Weint

 

 

850年。人类历史中最动荡不安的、却也是人类第一次取得胜利的一年。同时,亦是调查兵团牺牲损失最惨重的一年。

且不说第57次出城调查的士兵如往年一样高得离谱的死亡率,单单是特别作战班近乎全灭的精锐兵力,已经让人唏嘘不已。而这次的调查结果终于使人类对巨人的情报有了毫厘之获,对女巨人的成功捕捉,却使得调查兵团扭转了局势。

在深不见底的绝望深渊中,终于燃起了些微的、名为「希望」的曙光。

 

你说这是好是坏?

他们的牺牲换来的些微情报,能够派上多少用场?

这些是否值得,无从得知。

 

「这次作战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听说活捉到了一只巨人我真是太感动了!听说……」韩吉兴奋地捧着脸大嗓门地喊着巨人如何如何,完全对得起「科学狂人」、「疯子」之类的称号。虽然已经习惯了她各种近乎可以称作「癫狂」的话语和举动,在作战刚结束,牺牲了大量士兵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够忍受这样一个「疯子」在身边喋喋不休。

艾伦脸色并不太好,正犹豫着是否应该打断一下韩吉。一旁的利威尔已经阴沉着脸替他开了口。

「韩吉,现在立刻滚出我的视线。」若不是因为腿部受伤,此时的利威尔定会将那苍蝇一般扰人的奇葩一脚踹出门外。

「利威尔,多生气可是会加速老化的哟~」韩吉继续不怕死地凑过来调侃一句后,转身向门外走去,「那么,我要赶紧去看我亲爱的实验体了!艾伦就拜托你了!虽然也很想拿他来做实验,但是现在就交给你了。要好好安抚一下人家的情绪哦~」

关上身后的木门,韩吉作死的表情难得换回认真。

「那孩子一定觉得特别作战班的死是自己的错吧。话说回来,把安抚情绪这种事情交给利威尔那么粗暴的人来做真的没问题么?嘛,算了。现在也只有交给他了。我还是继续去做实验吧。」

 

房间内一片寂静,气氛有些许的尴尬。艾伦咬着有些泛白的嘴唇,低着头沉默不语,不断想着「要说些什么啊,我现在一定要道歉可是道歉也没有用啊,兵长不会原谅我的吧可是我现在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吶,艾伦。」

突然被叫了名字的艾伦浑身一颤,随即慌慌张张地开始絮叨了起来「兵长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佩特拉前辈他们也不会牺牲了你要怎么惩罚我都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让我先好好道歉……我……」

「艾伦。」看着眼前只顾着一个人不停道歉的小鬼,利威尔皱了皱眉,「不是你的错。」

「唉?」艾伦错愕地抬起头,正对上利威尔灰黑色的眸。紧张地想把头再次低下,躲避那略过灼热的目光。

「这小鬼是有多怕我?是不是上次把他打怕了?都说了是必要的演出了……」内心活动丰富起来的利威尔,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话到口边只是平静地说出了一句「看着我的眼睛。」

见艾伦继续别扭地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自己,顺便捕捉到少年纤细的手指略微颤抖了一下的细微动作。利威尔莫名地感到一阵烦躁,语气不自觉地就变得粗暴了起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金色的眸子这才对上自己的目光,没有平日里的坚定,反倒有那么一丝胆怯的意味。

「听好了。他们的任务本来就是保护你不受到伤害,如果说到他们的牺牲的话,下命令的我也有责任。这与你无关,你也不必自责。」利威尔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会让对方害怕,于是缓和了下情绪,难得温柔而耐心地替这个未成年的小鬼撇清了责任。说完,将下巴搁在十指交握着的手上,观察着对方的表情。

艾伦愣神许久,终于确定了利威尔话语中并没有责怪或是生气的意思。

「兵长……谢谢。明明最伤心的应该是兵长才对,却反过来安慰我……」少年的嘴角终于有了浅淡的笑意,在烛光的映照下晕染得愈加柔和的琥珀金的眼眸,此时看起来似乎有些暧昧的色彩。

利威尔也不反驳些什么,只是撑着桌子站起身来,虽然极力隐忍着腿部传来的疼痛,动作还是稍显吃力。

注意到的艾伦急忙站起来扶住了利威尔有些摇晃的身子「兵长,您的腿不太方便,还是我送你回房间吧。」

利威尔一怔,视线落到了扶着自己手臂的艾伦的手上。

「啊!我之前洗过手了所以不是很脏,如果兵长觉得不干净的话待会我帮您把这件衬衫洗一下……」以为是利威尔的洁癖发作嫌弃自己手脏,艾伦连忙解释到。

「不用。我不是这个意思。」利威尔移开了视线,「算了没什么,回去吧。」

对于这个对他而言过于亲密的动作,利威尔意外地没有发脾气,甚至感到心情不错,于是任由着艾伦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自己回到了房间。借着走廊上算不上明亮的灯光,利威尔瞥见少年脸上带着些许笑意的神情。

「看来小鬼的状态好些了。」利威尔稍稍松了口气。然后他的余光瞥见少年为了配合自己而刻意压低了一些的身子。

「总感觉……有点不爽啊。」

 

阴冷的地下室中并没有能够让阳光透进来的窗子,惟有墙壁上零星的几盏烛灯幽幽燃着微弱到似乎随时可能熄灭的暗淡的光,无论早晚都是同样的昏暗。艾伦醒来时并不知道时间,只觉得自己似乎沉睡了很久。

难得的没有失眠与早醒,并且一夜无梦。

当他坐起身来时,正对上利威尔凌厉的目光,吓得他不由得一缩身子接着脑袋就撞上了坚硬的砖墙。

「好痛……」他揉着撞得生疼的脑袋,一边眯着眼看着利威尔,确认自己并非睡糊涂而出现幻觉后试探般的问了一声「利威尔兵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个小鬼都快中午了还没出现,我下来看看你有没有起床。」利威尔双手抱胸倚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糟了我居然睡过头了还麻烦利威尔兵长亲自过来找我……」这么想着,艾伦心虚地抓了抓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瞄了一眼利威尔小声嘀咕着「利威尔兵长什么时候过来的呢?刚才直接把我叫醒不就好了……」

空荡的地下室向来是死一般的寂静,利威尔自然是注意到了艾伦嘀咕的话语但并不做声。「因为看这小鬼睡得很熟的样子突然就不忍心叫他想让他多休息一会」这种理由他才不会说出口。

「反正你今天也没什么事,待会跟我去个地方。」温情的内心活动必定是被利威尔压抑在心里,话到嘴边习惯性地变成不容拒绝的命令式语气。「艾伦,还在磨蹭什么,你打算在床上赖到什么时候?快点穿衣服去洗漱。」

「啊……是!」

于是艾伦低下头慌慌忙忙地开始系衬衫扣子。无意间抬头瞟了一眼,发现利威尔鹰隼般的眼直直盯着自己。

专注而炽热的,过于赤裸的目光。

他心头一紧,慌乱之下又系错了纽扣,只好解开重系。这细小的动作看在眼里,利威尔却并未做声,抱着「再批评这小鬼会更怕我吧」的想法,他自觉无视这犯蠢的行为,然后强迫自己耐心等待。

在艾伦住进来之前,利威尔也曾叫人打扫过这个地下室。然而毕竟许久未曾使用过了,打扫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地下室他还是觉得并不干净。尤其是阴冷空气中腐朽的潮湿气味,隐隐弥漫着一股令人不悦的糜烂气息。说实话这种地方利威尔一秒都不肯多待,想想艾伦每晚都要睡在如此糟糕的地方,他皱了皱眉,又在心里把上头那些整天胆小怕事却又自以为是的官员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什么「不把这种怪物关起来他要是突然发疯了怎么办」、「为了人类的安全着想」之类的,通通都是借口。不过是想要铲除艾伦以免威胁到自己生命却失败而做出的让步极限罢了。偏偏调查兵团还要给那群「猪猡」们卖命。牺牲了这么多同伴,那群连巨人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的整天只顾着享乐的懦夫们却一直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仿佛一切与他们无关,而士兵们的牺牲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想到这里,利威尔不耐地「切」了一声——真应该将那群猪猡拿去喂巨人。

此时的艾伦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在他的面前。

「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这是利威尔的第一反应,当然他不会说出来。事实上他只是点了点头「你去洗漱吧,吃完饭就跟我出去。」

然后他抢先一步走在艾伦前面,离开了这个散发着令他作呕气息的地下室。

 

用完早餐,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午餐的艾伦跟在利威尔身后出了总部。利威尔没有告诉他目的地,他踌躇片刻后也并没有问「要去哪里」的话语。直觉告诉他现在并不适合过问,反正到了也就可以知道答案。

走在前面的利威尔终于停住了脚步,一路低着头走神的艾伦在快要撞到利威尔身上的前一秒终于反应过来在原地站定。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刚立成不久的墓碑,纯黑色的辉绿岩碑面上赫然刻着四个名字——奥卢欧·博查特,佩特拉·拉尔,埃尔德·琴,衮塔·舒尔茨。令艾伦讶然的是名字下小字刻着的碑文不仅叙述了四人生前的主要事迹,甚至连讨伐的巨人数目都具体地记录了下来。立碑人的名字写着「利威尔」。

「这是什么时候……」艾伦蹲下来仔细地将碑文的内容逐字看过,翕动着嘴唇难以置信地询问。

「拜托韩吉找人连夜做出来的。」向来有着严重洁癖的利威尔此时却在墓碑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全然不顾浅色的裤子会被弄脏。

特意叮嘱了墓碑要由辉绿岩制成,对于那四个人来说,象征着「庄严、凝重、不朽的精神与深切的怀念」的辉绿岩再合适不过。讨伐的巨人数目也是利威尔强调一定要加上去的。至于理由,他只是说「这是他们为人类作出贡献的证据」。

长期被刀柄磨得起了茧的手指细细扶着墓碑的侧面,许久缓缓滑落。利威尔闭上眼稍稍仰起头深深呼吸,然后站起身走向远处的树下,留下一句「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就说吧。我在那边等你。」

艾伦「嗯」了一声却没有回头,继续注视着眼前的墓碑。

「佩特拉前辈,奥卢欧前辈,埃尔德前辈,衮塔前辈……对不起。」短暂的沉默过后,他喃喃自语起来「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们也不会牺牲了。虽然现在说已经迟了,但我很想对你们说声谢谢,谢谢你们到最后能够信任我,能够承认我的存在,能够把我当成一个人类来看待。利威尔兵长今天带我来这里,我现在明白了。我发誓,终有一天我会将巨人全部杀光,给人类一个没有巨人的、安宁和平的生活。我会连同你们的份一起战斗到最后,现在先再见了,下次调查回来我还会来看你们的。」

远处站在树荫下的利威尔只是静静望着艾伦稍稍颤抖着的背影。

这么短的时间内制成这个墓碑着实不易,但是强人所难也好,无理取闹也罢。每一次出城都是随时可能丢了性命的危险旅途,至少在下一次壁外调查之前能够来看他们一次,然后让那个小鬼好好宣泄一下压抑在心底的情感,解开那个死死纠缠着乱成一团的心结。那双诉说着坚定的金眸,他莫名地怀念。

 

「兵长,我们回去吧。」少年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但已挂上了久违的暖心的微笑,一双琥珀金的眸子同样熠熠生辉。

「嗯。」他只是轻轻应声,转身折返。

依旧是两人同行,一前一后的身影却变成了并列的步伐,时而交汇的两道身影在夕日的余晖映照下渐渐拖得愈加冗长起来。

 

巨人被全部消灭的时候已经是852年。世界上的最后一只巨人死在利威尔的刀下,静默地,释怀地离去了。

手起刀落的时候他觉得这个世界从未这么安静过。

即便耳边充斥着埃尔文无可奈何的叹息声,阿明极力隐忍着的抽泣声,三笠撕心裂肺的怮哭声,还有愚蠢的人类们喊着「杀死这个怪物」的喧嚣的叫声。

而他什么也听不到。

从此人类不用再与巨人作战,过上了如少年之前承诺的那般安宁祥和的日子。

只有利威尔时常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磨钝了的刀锋,在寂静无人的夜晚中喃喃自语些什么独自渡过了余生,直至死亡也将艾伦曾经使用过的立体机动装置带进了灵柩一并入土。

难忘的是少年临刑前淡然微笑着的嘴角与静如止水注视着自己的金眸,在灵魂中烙印了整整一生。

 

他紧闭的眼里第一次流下了一滴眼泪。

「利威尔你怎么了……」睁开双眼后他看到的是少年焦急的金眸,这才感觉到一阵湿润的温热凝在眼角。

他只是用手背轻轻拭去。

「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很长的梦而已。」

 

Fin.

评论(7)
热度(16)

© 九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