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昊翔/肖戴纯食向。周吹轮回吹。

【利艾】Helpless but Hopeful

13年产物。

原作:进击的巨人

CP:利艾only


Helpless but hopeful

 

 

>>>>

 

五月清晨的阳光暖的正好适当,透过玻璃窗慵懒地洒落在房间里的各个角落。悬挂在窗台上的那盆吊兰是艾伦前几天刚问现在在花圃工作的赫里斯塔要来的,当他远远望见花圃里一片正开的旺盛的鲜花时,他忽然萌生出「貌似养一盆放在家里也不错啊。」的想法。

于是他走近,便看到了正在给几株含苞待放的月季浇水的赫里斯塔。赫里斯塔讶异地抬起头看着来人,流露出复杂的表情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喃喃道对方的名字「艾伦……」

「我想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适合在室内养殖的花,我想在家里养一盆。啊,不知道兵长会不会喜欢呢……」恰好低下头看花的艾伦并未注意到赫里斯塔脸上带着些许悲伤与不忍的神色。

「利威尔兵长他……」她踌躇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她转身到花圃的后方拿来一盆吊兰递给艾伦,「这盆吊兰你拿去吧,是夏天开花的植物,挺适合室内养殖的。」接着又讲了许多养殖所注意的方法。

「嗯,谢谢了。那么我先走了,再见。」艾伦微笑着接过吊兰,打了招呼后便离开了。

赫里斯塔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继续摆弄起园圃里的花花草草。

 

捧着那盆吊兰回到家后,艾伦将它放到了窗台上,「不知道兵长回来看到这盆吊兰后会是什么反应呢……」这么想着,他开始期待起来。

调整好吊兰摆放的位置后,手上也沾了些泥。因利威尔的洁癖挨了不少揍的艾伦急忙跑去洗手,直到手上甚至指甲缝里洗得没有一点污垢后,才关掉了水龙头将手擦干。然后准备开始做清扫工作。

自从艾伦住进利威尔家里后,他便主动承担起所有的家务。

 

「把所有的灰尘全部驱逐!」他还记得,当他右手握拳放在胸口,信誓旦旦地对利威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向来一脸戾气从没有多余面部表情的「人类最强」勾起了嘴角。尽管只是些微的弧度,但那也确确实实是他见到利威尔的第一个笑容。之后更加努力做着清扫工作的艾伦,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开心。

检查完打扫成果的利威尔只是轻声说了一句「还不赖。」但这足以让艾伦顶着「兵长表扬我了!」的光环激动好几天。

看着眼前莫名兴奋的艾伦,利威尔毫不犹豫地一脚踹了上去「小鬼,你瞎激动个什么。」

「因为得到了兵长的表扬,很高兴。」意外坦诚的回答让利威尔不由得一愣,那双琥珀金的眸子让他放弃了继续实施暴力的念头,而是摸了摸少年柔软的棕发,「那就更努力地完成训练和打扫的工作吧。」

「是!兵长!」少年对着利威尔转身离开的背影响亮地回答。

 

「现在巨人已经被驱逐了,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帮兵长打扫了啊。」艾伦想着,一边用抹布擦拭着桌子。「待会打扫完了,就去做午饭吧。兵长今天会回来的吧。」

于是他像往常一样,在厨房里忙活起来。摆上餐桌的全是他记得利威尔爱吃的菜。

然后他就坐在餐桌前,静默地等待着。

 

 

>>>>

 

等他睁开眼睛已是黄昏,窗外绛紫色的夕阳柔和地笼着那盆吊兰碧绿的叶。他也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伏在桌上睡着的。

桌上的菜早已凉透,在艾伦揉着眼睛抱怨「兵长还不回来么……」的同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他顾不得因睡太久而被压得麻木的手臂,急忙撑着桌子站起身来跑去开门「兵长你终于回来了!菜都凉了……」话音未落,看见来人后他心里闪过一瞬的失落。「三笠,阿明,是你们啊。你们怎么来了?」

三笠二话未说直接过来讲艾伦抱了个满怀。

「唉?三笠你怎么了?要是兵长回来看见你抱着我绝对会发飙的啊你快放开……」艾伦错愕,慌忙地想要把这个从小到大死粘着自己有着过甚保护欲以至于在那次法庭判决后每次与利威尔见面必定叫嚣着开战的青梅竹马推开。

一旁的阿明咬了咬嘴唇,犹豫道「艾伦,你……真的不记得了么?」

「不记得什么?」艾伦只是奇怪地看着阿明,并未理解他在说什么。「你们都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

三笠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阿明打断「不,没什么。对了,艾伦你还没吃饭吗?」阿明瞥了一眼桌上丝毫未动的饭菜,立刻转移了话题。

「嗯……本来想等兵长回来一起吃的。可是看样子兵长今天好像回不来。做了这么多也吃不掉,你们过来一起吃吧。」艾伦笑笑,拉开了椅子。

三笠和阿明对视了一眼,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一顿饭吃下来,三人都是沉默不语。艾伦心不在焉地往嘴里送着饭,三笠不停地向艾伦碗中拣菜,阿明一边吃着饭一边时不时观察一下艾伦脸上的表情。

终于,三笠放下了碗筷。

「艾伦。那个死矮子……兵长他已经不会回来了。」阿明尚未来得及阻止,三笠就已经说出来了。阿明只好紧张地盯着艾伦,生怕他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艾伦拿着筷子的手颤抖了一下,尽管只是轻微的动作,还是被细心的阿明看在眼里。「三笠你在说什么啊……兵长他只是有工作要忙,很快就会回来的。天也不早了,你们如果吃好了的话就先回去吧。」

他收拾着桌上的碗筷,端起来转身进了厨房。

三笠本想跟过去,却被阿明拉着走出了门。

听到关门声后,艾伦才放下手中的碗筷,喃喃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兵长怎么可能不回来呢……」

「算了,出去走走吧。」他望了一眼窗台上随风摇摆着的吊兰叶子,拿起了钥匙准备出门,这是他第一次在吃好饭后没有立刻去洗碗,若是利威尔在这里,绝对不会容忍这样的行为。

天色已经差不多暗了下来,街道上也是寥寥无人。

就这么独自走着,迎面走来一个人。艾伦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上前去打了招呼「让,好久不见。」

让皱了皱眉,仰起头深深吸了口气,突然就握紧了拳头,朝着艾伦脸上就是狠狠一拳。

「喂……你打我干什么啊!」莫名其妙地挨了一拳,艾伦不由得火气上升,冲着对方怒吼。

「混蛋……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担心你吗!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你以前总是叫我们勇敢面对现实,到头来你自己却连已经发生的事实都面对不了!」让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继续吼着,「好,你自己不愿意面对是吧?那我来告诉你,兵长已经死了!不会再回来了!你懂不懂!」

一串连珠炮般的话语说得艾伦一怔,然后他的脑袋突然痛了起来。

 

 

>>>>

 

利威尔已经死了。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记得也不愿记得。他总以为,在某一天,那个被称为「人类最强」的男人会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如同往常那样,毫不留情地将他一顿猛揍后,却又拉着他坐到沙发上温柔细心地替他上药。他总以为,那个男人会如同往常一样,整天督促着他认真训练认真扫除,明明说着「你真的有在认真打扫吗全部重做!」却在之后又格外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偶或加一句小小的表扬。他总以为,那个男人会如同往常一样,在他做了噩梦时一边说着「小鬼就是小鬼。」却一边紧紧地将他抱在怀里安抚着他。

他总以为这个「人类最强」的男人不会死去。

即便他亲眼看到那个男人浑身是血躺在自己怀中,即便他亲耳听到那个男人说着「我的心脏就交给你了,以后你替我去感受这个世界吧」的话语,即便他亲自感觉到了那个男人在他的怀中停止了呼吸。

他总以为那只是一场冗长的梦境,等他醒来迎接第二天的黎明时,他就能向往常那样,睁眼便看见那个他发自内心尊敬并且深爱的人的容颜。

于是他依然每天在家等待着,准备好饭菜后坐在餐桌前痴痴地望着门口,仿佛思念着的那个人下一秒就会推门而入。

 

可是现在这场他自以为是的梦境破碎了。

让劈头盖脸的一番话终于敲醒了他,而他也无法再自欺欺人地继续下去了。

 

「我知道。兵长已经不在了。」其实他一直都很清楚这个事实,却不愿承认,于是强迫自己忘记这件事情。只是,当他现在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依然感到一阵无可救药的心痛直达心底。

沉默许久,艾伦终于挪动了步伐,留下一句「那么我走了。」然后从让的身边走过。

「喂,你要去哪里!」让有些焦急地喊了一句。

艾伦头也不回,只是轻声说了一句「海边。」便消失在让的视线里。

 

「要去海边,替兵长看看这个终于得到安宁和平的世界的风景。」他抚上左胸口一阵抽痛的地方,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这是他第一次来海边。他脱下鞋,赤脚走在海滩上。脚下细沙柔软的触感感觉并不坏,于是他继续向海走近了些。他站在海的边缘,任凭冰凉的海水从脚边缓缓流淌徘徊。他不言不语,只是静静地望着笼罩在夜色中的这片苍茫的海,而那目光却寻不到焦点。

如果可以的话,他多希望此时利威尔能够在这里陪他一起欣赏这他期盼许久的景色。

也不知在这里伫立了多久,艾伦终于准备回家。

 

洗过澡后,艾伦并没有急着回卧室,而是走到窗台抚摸着吊兰碧绿的叶子。

「兵长看不到它开花时的样子了,感觉……有些可惜呢。」然而明知道他看不到,却还是在心里暗自期盼着,能让他看到。

——「无奈却又给人希望」他忽然想起赫里斯塔告诉自己吊兰的花语,他不禁苦笑。兵长对于自己来说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明明与自己不会再有将来,却还是给予了自己执着到近乎绝望的希望。这希望带给他痛苦,却又给了他支撑下去的勇气。

「兵长还没来得及完成的事情,都托付给我了。」这在此后。亦成了支撑他一生的信念。

利威尔对他来说,近乎是信仰般的存在。而即便利威尔已不在这个世界,他留下的依然是能够让艾伦渐渐学会更加坚强的勇气与信念。

利威尔知道艾伦终究会懂得生命的意义,也会将自己磨练得愈加坚强,即便他现在还是个内心有些稚弱的小鬼。所以才会在临终前说出「要让他来替自己感受这个世界」的话语。他知道他能够做到。将这个世界托付给那个小鬼的话,嘛,也还不赖。

 

 

>>>>

 

第二天清晨,在利威尔死后,艾伦第一次来到了他的墓碑前,放下一束纯白的雏菊。

「利威尔兵长。」他跪在墓碑前,半垂下眼帘。「我现在过得很好,不用担心。对了,我现在在家养了一盆吊兰,等夏天它开花的时候,我一定会带它过来给兵长看的。还有……原谅我到现在才来看你。我不会再任性了。以后的日子里,就让我来替你看遍墙外的世界吧。」

抬起头,看见墓碑前放着一个信封,上面刚劲有力的大字赫然写着「致艾伦」。

他连忙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纸。上面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漂亮的花体字。

「艾伦:

我相信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已经从对我的死亡的悲伤和逃避中清醒过来了。我只是想说,你以后的人生还很长,无论以后再遇到什么挫折,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你那个坚定的眼神还不赖,要一直保持下去。还有就是那句你等了很久我却一直没有坦率说出来的话,我爱你。

利威尔」

他拿着信纸的手突然握紧了,用力地捶在左胸。

 

「向利威尔兵长献出心脏——」

 

这是一个再标准不过的敬礼,少年的声音,同样地响彻天空。

 

Fin.

评论(1)
热度(8)

© 九晞 | Powered by LOFTER